【死侍2】:另類英雄狂想曲

《死侍2》:另類英雄狂想曲

自2016年上映的【死侍】(Deadpool)后,電影界就橫空冒出一位極盡惡搞、打破第四面牆的特殊英雄人物-死侍(Deadpool),由萊恩雷諾斯(Ryan Reynolds)演出的「死侍」一角似乎一點也不安於做一位漫畫角色、電影人物,反而利用周身資源(漫畫、電影、真實身份)無時無刻都在刷存在感,所以雖然上下兩集電影時隔兩年,但一點也不覺得「死侍」一角離我們很遠。他孤身作戰,成功吸引觀眾目光,顛覆傳統的惡趣搞笑、毫無忌諱的演繹自我,當我們在讚歎Marvel成功向全世界行銷「復仇者聯盟」的同時,「死侍」這種刷存在感的方式並沒有比較遜色,反倒這才是DC應該要多琢磨的部份。

【死侍】電影里極盡惡搞之能事,其被稱為「R級」電影也就象徵著少了許多傳統上的潛規則,再加上「打破第四面牆」的精神,破除這層限制,無論戲里戲外,這個角色都做到其他電影做不到的事,滿滿的諷刺梗,甚至連自己的玩笑也不放過。這樣的狀況經過2年的鋪陳,到【死侍2】的時候幾乎達到一個巔峰的狀態,觀眾不需要太去重視劇情中的邏輯性,因為許多戲份都是死侍惡搞的情節,與其去在意合理性,不如好好享受電影裡帶給觀眾的意外驚喜,當作一個另類英雄的狂想曲來看也不錯。

《死侍2》:另類英雄狂想曲

《死侍2》:另類英雄狂想曲

整體來說,【死侍2】無論是劇情、細膩度、惡搞的諷刺梗都比第一集要好許多,雖然還是有些要觀影20年以上的老戲骨才知道的梗,但多數都跟這幾年或兩大漫畫電影宇宙相關的梗,相對上集來說真的平易近人不少,如果才剛看完【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應該可以輕易接受。

拍第一集的時候,死侍默默無名,一定是因為【死侍】在票房上賺了不少錢,這兩年來不停刷存在感也建立了強大的知名度,這次【死侍2】確實有讓人耳目一新的新角色出現。上次死侍就諷刺過沒錢請其他X戰警(X-Men)演出,所以只有鋼人(Colossus)和彈頭(Warhead)出現,這次還出現了彈頭的女友雪緒(Yukio),甚至驚鴻一瞥的看見X戰警們在某間房裡開會,因為嫌死侍太吵所以把門關上,太驚訝的我只看到野獸(Beast)和詹姆斯麥艾維(James McAvoy)飾演的X教授(Professor X),這總算響應了死侍先前的酸言酸語,偌大的X學院並不是只有鋼人和彈頭而已,但【X戰警】系列電影中滿是學生的走廊,可能還是因為預算不足而刪去(被打,這才是【死侍】系列電影的風格)。

《死侍2》:另類英雄狂想曲

電影上映之初,飾演死侍的萊恩雷諾斯就多次和飾演金鋼狼(Wolverine)的休傑克曼(Hugh Jackman)隔空對話,希望金鋼狼可以與死侍一同出現在大屏幕上。【死侍2】一開頭就看到死侍對着桌上的羅根(Logan)玩具自怨自艾,還說要效法羅根大叔,讓自己也在電影結尾領便當,玩具的造型居然是【羅根】里金鋼狼死前的最後一幕。把這個梗拿來大開玩笑,從戲外玩到電影中,完全符合死侍的作風,這樣的開頭確實也威力強大,金鋼狼和死侍的能力有點相似,羅根在電影是真的死去,再加上先前萊恩雷諾斯有表示過【死侍】應該不會再有續作,所以也開始讓人擔心死侍是不是也會在這集領便當。

接着故事再從死侍個人的角度出發,一如前一集的倒敘法,在死侍將自己炸得支離破碎后,才又緩緩道出之前發生的事。這次死侍把席琳狄翁(Céline Dion)找來演唱主題曲,雖然有死侍本人搞笑的伴舞以及唱完之後兩人隔空對喊的垃圾話,但要把席琳狄翁的曲風與死侍的個人風格相比,還是有點格格不入。但當劇情急轉直下,死侍的女友凡妮莎(Vanessa)意外領便當后,電影開始跑「不正經」的片頭(導演、製片、演員名單等)時,才驚覺這首主題曲於此時的電影情緒該死的搭配,看着眼前搞笑的畫面,歌曲給人另外一種淡淡的哀傷,完全帶起這一波死侍電影的另類衝突感。

《死侍2》:另類英雄狂想曲

死侍的女友凡妮莎可以說是本次影響他的重要人物,一直以來死侍一角介於正邪之間,他只做他認為對的事,但不會被道德感影響,也沒有背負太多的包袱,因此他一直不想加入X戰警去受世俗禮教約束。但女友死去令他有所改變,漸漸不再僅有自我中心,開始試着與他人合作、關心別人、拯救別人,與羅素(Russell)之前的父子之情、與鋼人之間的患難之情、與機堡(Cable)之間先敵後友的相惜之情,其中組織X特攻隊(X-Force)或許有其他目的,但過程當中也讓死侍發揮更加人性的一面,除了身為一個領導的責任,其實更重要的是保護隊友的重任。

《死侍2》:另類英雄狂想曲

《死侍2》:另類英雄狂想曲

此次【死侍2】約有2小時片長,當中轉折不少,內容也確實很豐富,但劇情的嚴肅性被一堆搞笑諷刺梗沖淡不少,真正維持着【死侍】電影的一慣風格。最後結局可說是掀起一波小高潮,藉著機堡特殊的時空穿梭道具來回顧/修正之前為了惡搞、不正經所做的離譜編排,一部份也代表着死侍一角的成長,另一部份則極盡所能的做最後的惡搞,以死侍本人說「他在修正時間線」的理由實在爆笑,不過由其中一段死侍以雙刀擋機堡的連環開槍,還被打到渾身彈孔,也是在諷刺2009年【X戰警:金鋼狼】(X-Men Origins: Wolverine)中的橋段,所以修正的範圍也包含當時在電影末被製造出來跟金鋼狼決鬥的死侍,最後他居然還一槍爆頭拿着【綠光戰警】(Green Lantern)劇本的萊恩雷諾斯,根本就是意圖消滅自己所有的黑歷史,也正是這一連串片尾的高潮之處。

這結局對【死侍】這樣前無古人,也不知道後有沒有來者的電影來說,其實相當完美兼顧劇情也發揮了百分之百的娛樂效果,因此從2016年起掀起的「死侍風潮」,無數次作亂影視圈的死侍在這部電影中達到了頂峰,也因為這樣讓觀眾可以比上一集更容易接受【死侍2】的劇情,如果沒有續作,死侍是否還會繼續作亂?不會的話,怕我們平凡的生活中會失去不少笑點。目前【死侍】沒有拍續集的打算,所以電影中的橋段會不會影響到正史的電影世界觀還是未知數,這樣顧前不顧後的作為才是死侍的風格,如果有影響的話,以死侍的個性來看,就由後面的電影自己去傷腦筋。最後順帶一提,幸運這個超能力好像真的挺不錯的。

回到首頁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相關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

向上滑動

請關注【粉菇fumble.hk】,謝謝你!